志萍的三分田

以中文为锄 以英文为铲

07月 19th, 2010

【原创】亲爱的爱丽丝

萍踪随想, by 李志萍.


亲爱的爱丽丝,

  现在是清晨六点钟,因为梦系列的侵扰,瞬间窜醒。开了电脑,便想写这份信给你。我想起我们以前那些没有任何界限的谈话,我能体会到的那些宽容与自由。我们是对手,是伙伴,是最苛刻和最怜悯的人。我从来不认为人间关系应该建立在性格特质的互补之上,不论爱情还是友情。我相信吸引人与人靠近并熟识的,是相互散发出来的让我们彼此喜爱的气息,是盲目而没有道理的。

  这里有时候风很大,连树都不能站稳了。阳光很好,是我喜欢的样子。我穿过许多胡同和拐角,去看与天空映照的湖水,那么那么蓝,感觉手伸进去都能被染了色。每次吹过地铁里漠荡的风,会感觉自己像个空心的人,能随时仆地而灭。当经过那些一格一格亮着的高楼时,我会忍不住想,会有怎样的暗涌与啸音,嵌在那人山人海的灯光与歌舞深处。

  很久不写字,仍旧处于适应之中。不想刻意描绘安逸,也不与人分享静谧。我相信那些因为文字而一直没有被遗忘的人,肯定都下过除了天赋之外的苦功。我的文字描述没有事件,我只说出内心的意识,而这来回的呓语,对于别人,似乎不存在任何意义。我无力描述一个故事,这种障碍的来源不是语言,而是心态。写作是我的一个爱好,我没有想把爱好和事业弄成一件事。如果没有必须以文字谋生,维持一个安全的距离,心里一直会有这块干净的自留地,碰壁之后的避难所,但如果做了,风险就是,在麻木中永远失去了爱好,会有这种悲哀的可能。

  我无法给你确切的建议,该如何处理一段爱情关系。我们都绝不能要求在毫无伤害的过程中走过一段迷途,谁都该有一段撕损的经历。二十四岁之前你问我,我的回答是这样:你觉得怎么样才算幸福?哦,爱情。你会爱一个人多久?嗯,很久。我现在只愿意将我的心情分享给你,是因为我觉得以前的表达不再能够准确的代表我了。

  二十四岁之前,我因为未知而上路,我想触摸另外的世界。安谧之于我,是一种危险的状态。我所期待的,热爱的,是意料之外的人和事,是不确定。我寻找痛苦,寻找激情,寻找与我的年纪不匹配的东西,妄图以此留住青春的离魂。我用诗人的情怀,悉心体验每一处的幽深曲折滋味。我哀叹只有俗人才需要稳定的光,稳定的热,不随爱迁徙。二十四岁之后,我认清自己也始终是一个凡人,所求的不过也是一席安枕,需要安宁的生活和恬静的幸福,像万千红尘男女一般,在适当的年纪,找到适当的对象,一纸婚书联结往后的岁月。此去经年,朝如青丝暮成雪,花蕾风霜练胭脂。

  二十四岁之前,我希望自己能一直恋爱,一场接着一场,不要留白。我不要什么归宿,我只要一茬接一茬的燃烧。我也困惑的问过自己,为什么我觉得每一段都是真爱呢?为什么我每一次都还能那么投入,那些激情和梦幻都在?二十四岁之后的我,突然觉得没有力气去挖空心思的接近一个陌生人了,怎么也做不来。想到还要交代很多彼此的过去,就觉得费力。我发现,廉价的,华丽的,都不长久。甜言蜜语的话,与肤浅的人,会消失得很快。一开始我们都会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,日子长了,一些性格不加掩饰,狠话会说,失态会有,会无赖,会放肆,而不是所期望的可以更矜贵,更柔软,更纯粹,更轻盈。

  二十四岁之前,我容易被蛊惑,被引导,只为某一刻内心的满足,颠覆地沉迷于欲孽的迷宫。我不想任何人受到伤害,却天真的给人带来痛苦,而自己的痛远比任何人都要来得更深更重。我受骗,受到不应有的伤害,无情的辜负让生命中充满无谓的消耗与挣扎,独自品噬爱恨情仇的寂寞,荒废了最好的时光。二十四岁之后,我不再坚持要赢,因为两个人都要赢的时候,输得往往是爱情。逞强很累,示弱也不轻松。我要将我的光收回来,收到心里,照亮自己。没有谁的爱情和人生是可以两全的,想得到,就要有所取舍。我看重自己,看重自己与生俱来的才智,更看重自己尚未拥有的未来。我无法容忍庸碌无为,也没有心情多愁善感。我的人生一定要做些什么,我要我的声音在已知的空间内回响,我要我的名字具备世俗的价值。

  二十四岁之前,我不介意在想象中去依靠一个人,有时候,他和我想的不一样,是想着,也是蒙着一层隔膜地想着。因为欲望,冲动,虚荣,我常常不自觉的拥有并非最爱的东西。我总是要不断的表白不断的尝试不断的纠缠,把自己和场面弄得狼狈不堪。我不知道怎么体面的结束一场闹剧,不知道如何接受仅仅对方“不喜欢我”这个事实。二十四岁之后,我知道无论自身生出了什么,外面的世界还是一样的运作。企图让别人停顿脚步,或者对你致以关注,那是非常不合理的奢望。我只想找个可靠的人,不需要深度伪装,不需要隐形修饰。可以在他面前软弱,并深知不会被嘲笑,不会被责问,不会越说越拧巴。

  亲爱的爱丽丝,我这一切都没有在说,我不相信爱情了。我只是在说,过往已经教会我不再天真。对那个人,不可以再天真。对爱情,我始终不忍绝望。我坚信,与人生种种相比,我确定它是不同的。也正因为懂得善待和珍惜自己,所以将美好剥离只剩斑驳的日子,我才不想要。现实的爱情,很难完好,也许不够浪漫,也许不够深情,但若是它让我感到了幸福,我一定不会错过。红尘情爱,没人肯真的错过,可实际才有几双佳偶,多是以假乱真罢了。你必须学聪明,聪明到会分辨一段感情是否可以,是否值得。

  这辈子,遇到,交换,付出,享得,从心砰砰跳动直到兑现契合,是一个奇迹。我相信爱情,就像相信奇迹存在。我祝愿这个奇迹,会在你身上发生。

 

 

版权声明:
凡是网站注明“原创”的作品,未经本人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
经本人同意授权使用的作品,必须署名作者“李志萍”并注明本网站的原文链接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皆构成侵权,本人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如果您认为本网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同本站长联系lizh iping0309@163.com

随机日志

Back Top

回复自“【原创】亲爱的爱丽丝”

评论 (3) 引用 (0) 发表评论 引用地址
  1. long : 2011年01月22日22:34 回复

    细腻的文字总可以触碰到人的心弦。
    我的二十四岁生日马上就要到了,可我对爱情还是存在模糊的幻想,幻想自己有一天真的可以成为某某的白雪公主。真想可以像你一样,经历过后,会看得如此透彻,淡然。
    我相信爱情,就像相信奇迹存在。我祝愿这个奇迹,会在你身上发生。^^

  2. 洪菜菜 : 2010年11月05日17:49 回复

    觉得这像是一封自己写给自己的信,看得我鼻子发酸

  3. 21 : 2010年10月20日15:55 回复

    我想,这样一封信是不应该出现陌生人的回复。我只是偶然地看到,然后必然地被触动。这之间似乎存在一种联系,人和人都会有,却被遗忘了的联系。
    我不相信一种固定了的爱情或友情,但我相信一种解放了的感情。它是一个梦想,一直飘在云的上空,孤独而安宁地享受着阳光和洁净的氧气。然后,突然的一刻,它降落,在地面上扎下了根,等待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绽放,开出纯粹的,不属于任何一种感情的花朵。但,它可能也会在落地的一瞬,碎灭。
    过往会教会人很多东西,历史的东西。二十四岁,你明白了。不知道我是否能在四十二岁之前理解…..理解现在的一切和所谓的梦想。
    抱歉,无端的打扰。

  1. 没有任何引用。

给我留言

欢迎 再次光临 [ 更改 ]


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 / 快捷键:Ctrl+Enter

Posts Protect Plugin by http://blog.muffs.r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