志萍的三分田

以中文为锄 以英文为铲

07月 6th, 2010

【原创】锦绣

萍踪随想, by 李志萍.

 

   天气这么热,轻轻碰一下都会觉得粘腻,已经不需要抱着取暖。这么说来,夏天大概是个不会再有爱情的季节。所谓精致的思想,深邃的意图,都在暴热中被转眼排空,悄无声息湮没于混软和模糊,像夜宿的书生被妖精吸走了精气。此刻,在一勺勺西瓜的孕育之下,我的文字灵魂翩翩欲归,最终得已专心返航。而你们与我所望见的这叫人不舍的文字情节,却是人间最是虚无的东西。

  我又有两个月没有更新这里,我接住了不曾遇到的好日子。从初夏到盛夏,我经常被鼓励,终于有一天我感觉到了压力。对于我这样一个会时常觉得与世界无关的人来说,这十分不容易。我希望我可以有条理地梳理出必须做的,喜欢做的,可以做的,然后平衡,然后利益最大化。这应该是一门很有意思的艺术。

  昨天见到了S小姐,在那种场合,会遇到许多相同的人,还好我们可以判断,自己将会喜欢什么样的人。S是个有趣,细腻,真诚的人。她开花店,她住在阿姆斯特丹。她讲得不多,也不太少。不时放一首歌同我们抱着膝盖静静的听,偶尔被一段隐晦的对白惹得大笑。她瘦瘦的样子依然清澈,这让我相信,即使有过伤害,有很多裂痕,都还可以被温柔弥补。

  S说离开的时候,讲不出原因来,可是知道自己必须走。不离开,会不甘愿。S说回忆和爱人一样,是搀杂着虚构的,所以我们不必太认真计较。S说不会为了结婚而降低要求,结婚是为了更好,如果结了婚要过苦日子,那结婚有什么用。在我大叫可以一起捱几年,一起奋斗的时候,她微微笑着,唤我小朋友。S说没有三十岁的女人会为了爱情放弃私家车去挤地铁的,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  那些打动我的女子,仅仅凭一抹笑容,与一段共度的光阴。她们冰雪聪明,她们卓然不群,偏偏沧桑也是她们脸上最基础的粉底,一切都是浮在它上面的图画。聪明人早早看透世情,不得不睁着眼睛跳火坑,于是生出许多不甘心。可是,不甘心又能怎么样?终究得活下去吧?既然活着,就该活得让人哑口无言吧?

  我也曾经怀疑过,自己究竟有没有谈过一次真正的恋爱。似乎都太爱自己了,爱到了讨厌的地步。我也迷失于A与B的选择之间,或者自我与他人的选择之间。如果说人生是周而复始的艰辛浪游,那么有个恋相知,慕才情,知心体己的男伴好过一切。十指相扣走在阳光下,心里想的是天长地久。夜里念起一个人,想的也是地久天长。可是心底是明了的,也许这一场也只是以后的典藏段落。飞花残红,始绚烂,终飘零。可是生命之中,也就是因为这样的花开盛宴而难得欢颜吧。我并不以为跳过某个爱情幼稚,或者避过某个受伤阶段,会最懂爱情。因为爱,原本就是要学的,就像长牙一样,不管你多聪明,都得一点一点地疼着痒着,才能修成正果。

  如果他的到来,给我灵魂的依托,给我心的安稳,那么爱就爱,痛便痛,那个人就是那个人。   

 

版权声明:
凡是网站注明“原创”的作品,未经本人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
经本人同意授权使用的作品,必须署名作者“李志萍”并注明本网站的原文链接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皆构成侵权,本人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如果您认为本网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同本站长联系lizhiping0309@163.com

随机日志

Back Top

回复自“【原创】锦绣”

评论 (2) 引用 (0) 发表评论 引用地址
  1. 小新 : 2010年12月02日21:18 回复

    睁眼跳火坑,生出不甘心,是件痛苦的事。聪明人要用聪明来让自己幸福,而不是让自己痛苦。顺其自然,不苛求就好。如果一定要刻骨铭心才觉得自己在爱或者被爱,痛苦是必然的。你可以选择,不一定非要凄美才会绚烂。

  2. 悠阙鸾 : 2010年09月17日16:21 回复

    为什么一定是看透世情的女子才可动人。不想用沧桑做粉底,就算是三十四十岁,真爱,还是可以放弃“私家车之类”的物质的。如果没有那份真爱,一个人生活,绝不委曲求全,爱情也非人生全部。
    祝你找到那个人。

  1. 没有任何引用。

给我留言

欢迎 再次光临 [ 更改 ]


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 / 快捷键:Ctrl+Enter

Posts Protect Plugin by http://blog.muffs.ru